自在讀小說網 - 玄幻小說 - 醫流狂兵最新章節 -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龍霓凰的悲劇

醫流狂兵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龍霓凰的悲劇

作者:官場痞子書名:醫流狂兵類別:玄幻小說
    陸右七望著遠處,目光悠遠了起來,道:“龍霓凰來我們趙國做探子,卻沒想到被我們識破反間了,現在還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阿倫,我現在對龍霓凰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利用她,拿下祭司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阿倫,”陸右七突然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影,那是一張非常丑陋的面孔。

    阿倫的一只眼睛是瞎的,準確的說,他的半邊臉都是癱瘓的,就像是融化的泥巴一樣。

    另外半邊臉雖然是完整的,甚至可以說是很俊俏了,可是誰也不會說那癱瘓的半邊臉長得英俊。

    陸右七緩緩道:“阿倫,我看得出來,你喜歡龍霓凰對吧?”

    阿倫那半邊完整的臉,突然之間就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有錯,他的確喜歡龍霓凰,只是他的喜歡一直都沒有表現在臉上,甚至不敢多看龍霓凰幾眼。

    他的喜歡一直是見不得光的,是暗戀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這樣,仍然被陸右七看了出來。

    陸右七道:“從你看到龍霓凰的第一眼,我就看出來了,你喜歡這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等我們利用完了龍霓凰,等我們拿下了祭司族,她就沒有了利用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個時候,阿倫,我就可以把龍霓凰交給你來處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只負責把人交給你,到底能不能征服這個女人,還要看你自己的本事。明白了么,阿倫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阿倫簡直比聽到了中了五千萬還要興奮,竟然撲通的一下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興奮之余,阿倫連說話都不那么利索了:“謝謝、謝謝公子!阿倫縱使是粉身碎骨,也難以報答。”

    陸右七淡然的一笑,擺了擺手,道:“起來吧,不需要你粉身碎骨,只要順利拿下祭司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明天雨停了,時候差不多了,龍霓凰就會帶著我們去祭司族的營地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個時候,我們不必急著動手,我們先佯裝幫助龍霓凰奪取大司命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等到我們徹底了解了情況以后,再廢掉龍霓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阿倫壓低了聲音,沉沉的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陸右七看了看房屋里面,一堆篝火發出暖融融的目光,其他人都陸陸續續的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阿倫你也去睡吧,我再一個人待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祭司族的營地,“龍雨柔”和“林濤”兩個人,動作親昵的緩緩走進了最大的一個帳篷。

    祭司族的現任大司命,就像是一棵枯木一樣,坐在一堆篝火的后面。

    看到了龍雨柔掀開門簾進來以后,大司命沉沉的說了一句,但是看到了龍雨柔身后的人以后,話卻驟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林濤跟在龍雨柔的后面,大大方方的走進了帳篷之內。

    蒼老的大司命,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,看著龍雨柔,目光中充滿了茫然、不解、困惑和一絲慍怒。

    她質問龍雨柔: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龍雨柔淡淡的一笑,一臉無所謂的樣子,道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大司命指了指林濤,冷冷道:“他是怎么回事?我想我應該跟你說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龍雨柔笑吟吟的,道:“說明白了啊,你讓我把他帶走,然后按照祭司族的規矩,處理了他。”

    大司命眉頭緊鎖,聲音不由得大了幾分,道:“可是現在呢,你卻大搖大擺的把他帶了回來,你最好能給我一個我能夠接受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龍雨柔笑嘻嘻的,跟平時完全就是兩個人,沒有一點正經的樣子,說:“可以啊,我可以給你一個合理的理由,我喜歡上了這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喜歡……這個人?”大司命一陣驚駭,驚駭的都說不出話來了,半晌才說:“雨柔,你知道你在說些什么么?”

    龍雨柔點了點頭,嘆息一聲,無奈的道:“沒有辦法啊,誰叫這個男人的魅力這么大呢?”

    “真是亂了,亂了,全都亂了。”大司命低聲嘟囔著說,突然大喊了一聲:“龍氣,龍九,你們進來!”

    兩個年齡和林濤差不多的青年飛奔進來,朝著大司命一躬身,道:“大司命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大司命往龍雨柔和林濤的身上一指,說:“把這兩個人分開關押起來,給你們雨柔師姐灌一碗醒神湯,讓他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兩個青年答應一聲,拉扯著龍雨柔和林濤往外面退。

    令人奇怪的是,龍雨柔并不掙扎,反倒是林濤卻一個勁兒的掙扎,卻什么話都不說。

    眼看著,兩個青年就要拉著龍雨柔和林濤退出了帳篷,大司命卻突然眼尖,看到了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大司命輕輕的擺了擺手,龍氣和龍九立刻停止了動作,呆呆的看著大司命。

    大司命艱難的站了起來,緩緩的走到龍雨柔的面前。

    龍氣看到大司命走道兒都費勁了,就想上去攙扶她一把,卻被大司命抬手擋了回來。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大司命皺著沒脫,比之前更甚,目光卻是落在了龍雨柔的胸脯之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旁邊的林濤立刻不淡定了,一個勁兒的掙扎著。

    千萬別看啊,千萬別往那個地方看啊。

    會產生誤會的啊。

    可是她越是不想什么事情發生,什么事情就越會發生,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。

    大司命拉開了“龍雨柔”胸前的衣服,立刻就露出了雪白的肌膚。

    衣冠不整啊。

    大司命眉頭更加的緊蹙了,看著龍雨柔,質問說:“這是怎么回事,為什么衣服是咧開的?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咧開的,簡直就像是因為匆匆穿上,沒有穿好一樣。

    龍雨柔的臉唰一下的就紅了,輕輕的低下了頭,道:“因為……因為剛剛我跟林濤出去,辦了點事兒啊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個巴掌掄了下來,打在了龍雨柔的臉上。

    龍雨柔抬起了頭,看見大司命一臉的慍怒,胸膛劇烈的起伏著,憤怒的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大司命的目光陰沉,臉色也是陰沉沉的,道:“好,好,龍雨柔,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,你竟然還有臉承認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們祭司族的規矩么,你私通了男人,本來應該是處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們祭司族有規定,下雨天的時候不能行刑,龍氣,龍九,先把龍雨柔押下去。”

    龍氣和龍九對望了一眼,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。

    可沒有辦法啊,大司命的命令必須要執行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兩個人答應了一聲,押著“龍雨柔”和“林濤”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龍雨柔竟然沒有一點悔改的意思,反而慢悠悠的,一副玩味的神色和龍氣龍九兩人說話。

    “喂,你們要把我們帶到什么地方啊,管不管伙食啊?”

    “住宿條件怎么樣啊,別把我們分開啊,不然我會想林濤的。”

    龍氣和龍九互相看了彼此一眼,眼中都露出了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這雨柔師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難道真的是受到了什么打擊,得了神經病了?

    怎么說話這么顛三倒四,看到了師父生氣,竟然也一點都不擔心,反而……很高興?

    龍氣嘆息一聲,低聲的勸道:“雨柔師姐,你就少說兩句吧,回頭你向師父低頭認錯,好好的道歉,我看老師她只是說說氣話而已,不一定真的會處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龍九也跟著附和說:“是啊,雨柔師姐,不過你要是再這么發瘋下去,那可就難說的很了。”

    龍氣用胳膊懟了懟龍九,給了他一個眼色。

    那意思是說,你小子別說這些有的沒的,“雨柔師姐,總之,你今天晚上就別出什么亂子,等老師氣兒消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幾分鐘后,龍雨柔和林濤被龍氣和龍九押著,關到了一個沒有人居住的帳篷里面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手都要被麻繩綁住,雙腳也都被綁的結結實實的。

    為了防止兩個人逃走,龍氣和龍九又把他們用繩子綁在了地上的大木樁上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除非帶著整個帳篷一塊逃走,要不然是絕對走不掉的。

    安置好了兩個人以后,龍氣和龍九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龍雨柔”一臉淡然的表情,看了看旁邊臉色陰沉的林濤,揚了揚下巴,道:“被這么不高興嗎。”

    林濤恨恨的道:“你好狠毒啊……咦,我竟然能說話了?”

    龍雨柔嫣然一笑,說:“我剛剛解開了你的限制,現在你想說什么都可以,不過不可以大喊大叫,因為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話沒說完,林濤突然扯著嗓子大叫:“救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個字還沒有開口,他的嗓子就像是被什么東西突然噎住,又不能發生了。

    龍雨柔聳了聳肩,道:“我剛剛說了的,如果你大喊大叫,就又不能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林濤用一種仇恨的目光,瞪視著龍雨柔,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,龍雨柔現在已經被千刀萬剮了。

    瞪視了半天,林濤發現這種目光的確沒有什么殺傷力。

    而且,從一個另外的角度看著一個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,這種感覺挺別扭的。

    所以,“林濤”干脆決定采取沉默對策,冷哼了一聲轉過了腦袋,漸漸的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真正的龍雨柔假扮的林濤,突然聽到了一個說話的聲音。
五星杀号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