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讀小說網 - 玄幻小說 - 重生之名門錦繡最新章節 - 433:嬌艷的獵戶娘子

重生之名門錦繡 433:嬌艷的獵戶娘子

作者:楚倩兮書名:重生之名門錦繡類別:玄幻小說
    穆離背著納蘭錦繡走了很久,久到她都覺得累得不行,他的步伐卻依然沉穩。

    “穆離,你累不累?咱們要不要休息一會兒?”

    “無事。”穆離知道他們要趁著身體的體能還可以,盡快走出這片林子,找到人家。所以他不能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把我放下來,我同你一起走吧!”都是**凡胎,而且他身上還有傷,背著她走這么久怎么可能不累?

    “比這更遠的路我都走過,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現在你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小傷對我來說不算什么。”他執行任務的時候,有時候比這傷的還要重,但也要在規定時間內回去。

    他越是這么說,納蘭錦繡就越覺得心疼。她想著穆離這么忠誠善良的一副性子,過往的日子卻一直在受苦,自己以后一定要對他好一點。

    穆離走了許久,依然沒走出林子,但是卻遇到了一戶獵戶。

    這位獵戶姓趙,三十多歲的樣子。見他們兩人形容狼狽,身上又都有血跡,一時也弄不清楚他們是做什么的,所以不敢告訴他們家住哪里。

    “趙大哥,我們不是壞人,只不過是跟商隊走散了。在這林子里又遇到了野獸,纏斗過一番,所以都受了傷。”納蘭錦繡隨口扯了個還算靠譜的謊。

    這謊話被她說得賊溜,一時竟是把趙獵戶給騙過去了。納蘭錦繡不由得一陣心虛,她隨口拈來的理由,其實是漏洞百出的。

    比如他們的傷口,還有衣服。若真是跟野獸纏斗過,他們的狀態肯定要比現在狼狽。好在這個趙獵戶看起來就是個老實人,并沒多想。

    他帶著納蘭錦繡和穆離就去了自己家,家里還有妻子和兩個孩子。獵戶的妻子生得身姿窈窕,柳眉杏眼的,即便是粗布衣衫,也有幾分姿色。

    他們應該是常年居住在山中,很少與人來往,所以獵戶的妻子看起來不怎么會說話,而且見到生人就有些防備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兩個小兄弟迷路了,身上又受了傷,我就把他們帶回來了。”趙獵戶同自己的妻子解釋道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見那婦人依然不動,只用懷疑的眼神打量著他們,看樣子要比趙獵戶精明不少。若是被她看出端倪就不好了,他們很有可能會因為害怕而不收留他們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從荷包里拿出一塊碎銀子,笑著說:“若不是路上巧遇趙大哥,只怕我們就要葬身到野獸的口中了。這點兒銀子請嫂子收下,還勞煩給我們找兩身干凈的衣裳來。”

    再是防備心強也到底是在這深山老林里居住的人,他們總是用一些獵物換取少量的錢,基本上也就能維持生活開支。

    如今見了這不小的一塊銀子,防備之心自然就沒有了。趙嫂子也陪上了笑臉:“這就去給你們找衣服,順帶燒些熱水,你們清洗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穆離是個不會同人打交道的,他板著一張臉,什么都沒說。納蘭錦繡笑瞇瞇的說:“那就勞煩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他們一家人出去,納蘭錦繡才長出了一口氣。她小聲對穆離說:“好歹是有個容身之處了。我看這個趙嫂子挺精明的,她若是問你什么,你什么都不用回答,就讓她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穆離點頭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覺得他現在的樣子莫名有些憨厚。心里想著,還好自己跟在他身邊,不然真不知道他一個人在外面怎么辦事兒。實在是冷冰冰的,又太不會變通了。

    等了許久也不見外面有動靜,納蘭錦繡就輕輕的趴在門上,透過門縫看著院子里的夫妻兩人。他們似乎在爭執,具體原因也不難猜,想必是因為他們。

    都已經給過她錢了,不知他們為什么還爭吵。納蘭錦繡實在是有些想不通,她唯一希望的就是,趙獵戶夫妻兩個,不要因為生氣把他們趕出去就行。

    趕了那么久的路,而且兩個人都是傷員,身子已經疲倦至極,若是不能好好修整一下,還真是夠他們受的。

    她現在也顧不了那么多了,動手給穆離處理傷口。因為他背了她一路,傷口的出血量不小。好在他從來都身體強壯,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兒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剛把傷口包扎好,穆離沒來得及把上衣穿上,趙嫂子就推門進來了。她看到穆離上身luo著,臉頓時紅了,嘴里賠著不是。

    穆離對待女人素來沒有什么耐心,更確切的說是他對所有人都沒耐心。他有點討厭趙嫂子的反應,就動手把衣衫穿好,然后對納蘭錦繡說:“三郎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納蘭錦繡點頭,她也敏銳的察覺到趙嫂子的不正常。即便是村婦,基本上的規矩也是知道的,進陌生人的房間怎么不敲門呢?

    就算是她忙著忘了敲門,那看到男子衣衫不整,為什么不趕緊退出去,反而滿臉羞紅的偷偷看?這事若不是發生在,一個兩個孩子的母親身上,她會覺得這女子是暗戀穆離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她就感覺一陣惡寒。又趕緊安慰自己,也許在這深山老林里,他們夫妻并沒有世人的那些規矩。入鄉隨俗,她也不要要求什么了,畢竟現在有地方住,對她和穆離來說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我就是想問一下,你們這兩位小兄弟是不是要住一起?”

    “怎么?難不成還有別的房子?”

    納蘭錦繡進這個院子的時候就已經打量過了,一共有三間屋子。一間看樣子是他們夫妻平時的起居室,另外一間是兩個孩子住的。

    還有一間也就是她現在住的這間,看起來平時應該是放些雜物。而且放著的竹榻,想必是天熱時候用來納涼的。總共就退三間屋子了,他們不住一起,還能去哪?

    “我們這后面還有一處柴房,也收拾得很干凈的。你們兩個人住在一起若是不方便,我可以讓你趙大哥把那間收拾出來。”

    她和穆離如今都是男子裝扮,而且這間屋子也不算小了,住兩個人應該不是問題。趙嫂子忽然這么問,明顯是不希望他們兩個人在一起。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“不用麻煩了,我和我兄長常年在外面跑,沒有那么多講究的。”禍福未辨,納蘭錦繡認為她和穆離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您二位是兄弟呀!長得卻不怎么像。”趙嫂子似乎有些懷疑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面上依然堆著笑:“我兄長他比較像父親,而我比較像母親,但不少人都說我們鼻子生得像。嫂子,你好好看看,就真的看不出一絲相像來嗎?”

    納蘭錦繡說的一本正經,連她自己都要相信他們是兄弟了。趙嫂子仔細看了看,還是覺得他們不像。若勉強說是哪里長得像,應該就是兩個人生的都挺俊俏的吧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兩種俊俏還不一樣。他兄長眉目生得冷清,但很是有男兒氣概。而他,對于男子來說長得就太過于俊秀,但是也不見女氣。反正兩個人就是不一樣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熱水應該已經燒好了,我讓你趙大哥給你拿進來。”

    納蘭錦繡趕緊制止:“這怎么好意思呢,我兄長力氣大得很,還是讓他來吧!”

    “你們竟然到了我們家,那就把這當成自己的家,不用跟我見外的。”趙嫂子說的話,人已經出去了。

    納蘭錦繡心里總覺得,這個獵戶的妻子似乎有些奇怪,但具體是哪里怪她也說不出來。可能就是熱情的過頭了吧。也許他們在這地方生活,常年也見不著幾個人,所以見到一次,就會比較稀罕。

    可是他們剛剛進來的時候,她明顯表現的不那么喜歡,而且看起來還有些反感。怎么這么一會兒態度轉變的卻這么大了,難不成就是她給的那一塊銀子的緣故?

    這時候她又反省自己,剛才的銀子是不是給的太多了。她剛剛給的那一小塊銀子是一兩。一兩銀子在金陵城做不了什么,但是若是在這種偏僻的地方,想來還是能購置不少東西的。

    難道是看上了他們的錢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看上錢,倒好解決了,這世上但凡是能用錢解決的事,那就都不算是難事。

    她現在還有不少現銀,實在不行就留一半給他們。反正蒲邵子給了她那么多銀票,等到他們出去找個錢莊取點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穆離還是提著水桶進來,后面還跟著趙嫂子。她抱著兩身衣服,笑瞇瞇的遞給納蘭錦繡:“這兩身衣裳是我之前給你趙大哥做的,他都沒上過身呢,現在就給你們用吧!”

    納蘭錦繡一陣心安,說真的,讓她穿別的男人的衣服,她還真的是有些排斥。但若是沒有新的,也只能將就一下,有新的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她伸手接過來,發現還真是全新的布衣,而且針腳密實,看樣子做工還挺好的。她輕撫著手上的衣衫,夸贊道:“嫂子好手藝。”

    趙嫂子低頭笑了笑,略有些羞澀的說:“讓小兄弟見笑了。”
五星杀号软件